四月份三場音樂筆記之二

四月音樂第三輪之一

第三場音樂會對我來講較為重要,因為我較重視交響樂曲及大提琴演出,小提琴和鋼琴並不是我需要研習的重點。DSO當家指揮Litton即將告別,以理查史特勞斯的「英雄的生涯」劃下一個暫時的句點,DSO在這兩個學期的聆聽經驗當中,水準起伏差異較大,在指揮和樂團較為用心排練的情況下,才比較有可能有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演出水準。

英雄的生涯分為:
1. Der Held (The Hero)
2. Des Helden Widersacher (The Hero’s Adversaries)
3. Des Helden Gefährtin (The Hero’s female Companion)
4. Des Helden Walstatt (The Hero’s Battlefield)
5. Des Helden Friedenswerke (The Hero’s Works of Peace)
6. Des Helden Weltflucht und Vollendung(The Hero’s Retreat from the World and Consummation)
共六段。是理查史特勞斯用來描寫自己的一首曲子,樂曲當中也引用了許多以前作品中出現過的樂段,譬如「唐璜」,是理查史特勞斯較為成熟時期的作品。

哈瑞爾的大提琴錄音或現場演出我並沒有聽過,以前也有很多音樂家是在我沒有預習的情況下到音樂廳聽演奏會。在很多的情況下,許多音樂家的演出都沒有讓我失望,包括郎朗、顧德曼、艾森巴哈等人,許多優秀的音樂家的傑出演奏並不需要唱片公司及宣傳的包裝,這些是心領神會的。海頓的兩首大提琴協奏曲我應該要把樂譜拿來仔細閱讀,因為這是大提琴大型作品很好的入門曲目,比德佛札克大提琴協奏曲和理查史特勞斯的唐吉軻德都好,養分均衡。

大提琴有許多樂器所沒有的優點,在我過去參與的音樂性社團中,有較多的人願意把大提琴當作音樂學習的另一個開始,包括我在內。最有名的六十歲之後開始學大提琴的人就是已經過世的前央行總裁許遠東,以前在音樂廳時曾碰到過他。大提琴是最符合人體工學的一種樂器,可以坐著舒舒服服地拉琴;大提琴的音色及音域是最接近人聲的一種樂器,人在聆聽大提琴樂音的時候很容易產生共鳴;大提琴的吟唱特性也相當突出;大提琴可以抱著拉琴;演奏者和聆聽者可以面對面進行演奏和聆聽。

四月音樂第三輪之二

還是小記一下好了,這場音樂會是這學期開學以來最重要的一場聆聽經驗,晚幾天有空時會再補上較詳細的聆聽心得。

上半場第一首曲子是當代作曲家Robert Xavier Rodriguez所作弦樂曲Music Dice Game的世界首演,他本人親自參與樂曲解說。一首具有現代風格的曲子,像萬花筒,也像刺繡一樣地針針見功夫見圖案。

哈瑞爾的出場,頓時讓我覺得前面的兩位小提琴名人祖克曼和帕爾曼好像跳樑小丑一樣不值得一提,至於郎朗則還要三十年才可能有這樣的曲意境界及慢板處理。名人是名人,人氣是人氣,價碼是價碼,大師是大師,功夫是功夫。哈瑞爾的樂曲處理,快而有勁,和兩三年前羅斯托波維奇在台北演出德弗札克的慢,反其道而行;哈瑞爾對於樂團的控制比羅斯托波維奇更為精準;哈瑞爾把海頓的曲子改了譜了,但他還是順著海頓的原味往上做提升。

下半場的英雄的生涯也聽的盡興,DSO展現出美國ㄧ流樂團的水準,整體相當平衡,許多樂段都做到乾淨俐落的程度,讓人敬佩;樂曲修飾方法則是順著理查史特勞斯的樂曲營造氣氛,實實在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