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羅定弦樂四重奏

今天在達拉斯一間唱片行買回鮑羅定弦樂四重奏的唱片,說是買回,因為在很久以前買過同一張唱片,大約是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後來念研究所,把唱片拿到清大弦樂社去聽,就沒拿回來了;後來逛了幾年唱片行,都沒找到過。這是一張很好的唱片,由鮑羅定弦樂四重奏樂團演出鮑羅定第一號及第二號弦樂四重奏,鮑羅定弦樂四重奏的歷史在去年達到了六十年,這張唱片是1980年MELODIYA的錄音,後來由EMI發行。

在弦樂四重奏曲目裏,莫札特、貝多芬皆有為數不少的作品,另外舒伯特以「死與少女」較為有名,德弗札克以「美國」較為有名,柴可夫斯基我印象中不清楚有多少作品,但他的第二號第二樂章「如歌的行板」聽說曾讓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聽到落下淚來。室內樂所受到的關注較為冷僻,而且聆聽弦樂四重奏可能又和弦樂小夜曲、弦樂六重奏、八重奏等作品之間的區隔界定模糊;因此許多人可能又對莫札特的K525、德弗札克和柴可夫斯基讓人耳熟能詳的弦樂小夜曲印象深刻,對於弦樂四重奏的欣賞較不那麼下功夫。

然而中間的差異性相當的大,弦樂小夜曲或是如韋瓦第「四季」弦樂四重奏的演出型式,各聲部皆是由兩人以上所組成,常常有指揮的角色出現,有時可以沒有指揮,但那是特殊情形。在弦樂四重奏裡,只有四個人,每個都是獨奏者,演奏期間所呈現的演奏方式與大樂團大不相同;那不只是默契的培養,還有哲學理念的呈現方式;每一聲部獨奏者的音色、和聲、樂曲進行都是以欣賞單一獨奏曲的角度來賞析;所以有四個獨奏者,耳朵的聆聽必須同時注意到四個特定獨奏者身上。

這張唱片是作曲也作得好,演奏也演奏得好。鮑羅定是俄國音樂代表人物之一,沒有德國音樂制式化曲目結構的限制,因此樂曲的呈現更為靈活,讓四位獨奏者能盡量地各自展現出來,不再只是以節奏型式來襯托主旋律的呈現,那是莫札特到舒伯特那個時代的窠臼。今天再次聆聽,自己的耳朵比數年前遺失唱片時還鋒利,四位音樂家的氣氛營造能力相當老練,拉弓力度所造成的音場迴盪,以及每一個音的音色,皆讓我嘆為觀止;於是,這時我的企圖心不只是聽四位獨奏家在演奏,而是聽全部十六根絃的結構、層次表現。音色方面的表現相當傑出,弦樂器沒有一絲的金屬雜音或擦絃雜音,似乎是個好的管樂器共鳴所營造出來的音色,甚至沈穩如管風琴,從大提琴的最低音到小提琴的最高音幾乎都維持這樣的一致音色。許多獨奏的樂句,演奏起來不疾不徐,讓人敬佩,四個人裏面不會有一個人特別異樣,其音色柔美及接近管樂器所呈現的音色,那是人在吟唱時所要追求的目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