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006 心情留言

從六月初開始忙EITC的事情,到現在差不多進入了尾聲,而這時論文指導教授也從瑞士日內瓦回到達拉斯了;過去一、兩週時間我發了幾封電子郵件報告狀況,並沒有收到他的答覆,今天在學校碰面時,他說:「You looks relieved!」。

過去一個月有點忙得不知所然,有點兒沒有目的的忙碌。

修課方面,數學系的Optimization原本不是我所該修的課,只是暑期要接TA要修足夠的學分;物理系所開的課,修課人數已滿;想修資科系程式語言或系統方面的課,卻有檔修,不能選;電機系沒適合我的課;只有數學系的最佳化的課稍微適合我,但上了半學期的課之後,發覺課程內容對我並沒有實際上直接的助益。

TA方面的工作,教授講課的內容對於學生來講較為艱深,考試題目缺乏基本理解題型。我所做的工作主要是解答學生作業問題和批改作業、考卷;但是很少學生來問我問題,另一方面批改作業的工作上,缺乏和學生間的互動,我給了一個分數之後,看不到學生對於批改結果的反應。

EITC的事情較為風馬牛不相及。議程中所談的議題和我未來研究工作的領域完全沒關係,只是我覺得EITC是重要的科技論壇,就投入心力讓更多人知道和參與。在UTD少數念Ph.D.的台灣人當中,總是要稍微盡點力做點成績,做點和Master不一樣的程度工作。

論文研究工作上,現在才剛起步而已,一些基本該會的東西還在學習當中,距離可以做出一點成績的狀況還相差很遠。下學期還有兩堂重要的課要修,電動力學二和蒙地卡羅方法,又會讓我分心;希望下學期不要再有TA工作,而是正式進入RA的責任範圍和身份處境。

四件事情混雜起來很難做出品味和價值,只能耐心等時間過去,留下RA工作繼續奮鬥,才能加速學業的進程。做一個HEP領域的博士生,應該瞭解熟悉一些主要學校及研究機構的目前研究概況,打好基礎、調整好步調才行。

今天在研究室小隔間座位外面把我的名字打出來了,為了避免單調,加了一個梵谷的畫作「隆河上的星月夜」在名字下方。也許過一陣子還會陸續加些圖畫或書法圖片,填滿隔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