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驗高能物理中的角色扮演

去年去了一趟CERN回來,沒有這週去了幾天ANL(Argonne National Laboratory)來的重要;因為去年在CERN的時候我的計算分析能力並沒有現在成熟,這次去ANL參加了ATLAS計算分析研討會,較確實提升了自己的分析能力。

指導教授也有同樣的感受,這次的研討會有數個大學的高能組教授和研究生一起參加,大家一起練習電腦指令操作,把所有操作上的問題盡量克服掉。和教授聊天時聊到參與研究的過程,當我提到MBA這個名詞時,教授有很大的感嘆,認為我們參與CERN的實驗中都是在練習技術上的問題,不像MBA的人去展現人的互動關係。當然教授在比較科學領域和MBA領域時,兩邊的特點都有討論到,之後我又提到另一個名詞theoretical physics理論物理,教授又聊了一下實驗物理的人和理論物理的人的差別,實驗物理的工作還是以技術為主,理論物理較需要與人溝通交流。

其實,高能物理之外的其他許多領域的研究也是處在一個不斷練習電腦分析技術的情境之下,譬如天文觀測。做實驗的人要懂理論,做理論的人不一定需要懂實驗。去了一趟ANL回來,我較知道如何玩理論和玩實驗,以後跳到其他組別去參與研究的話,門檻會小了一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