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莊子》〈逍遙遊〉

《莊子》一書多以寓言敘事方式闡述哲理,〈逍遙遊第一〉是莊子的中心思想,哲學總綱。

文中有約三分之一篇幅描述「大」「小」之異、小大之辯,其旨趣應是大小各有天命,不必羨慕大,不必輕視小。

『覆杯水於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淺而舟大也。』意思是倒一杯水在地上有窪地的地方,積水的地方放一根草,草就會像船一樣浮在水上,如果放一個杯子當做船,杯子會沈在地上。『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而後乃今將圖南。』所以鵬鳥要憑藉著風力,才可以在九萬里上的高空往南飛。

『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衆人匹之,不亦悲乎!』靈龜以五百年為一季,椿樹以八千年為一季,彭祖的八百歲只是小年,世人何必與彭祖相匹。

討論「大小」之後,〈逍遙遊〉轉而討論價值觀的差異。甲的價值觀不必套用於乙。申論「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內外之分,辯乎榮辱之竟,斯已矣。』舉例一個人,世人都稱讚他,他不會覺得得意,世人都誹謗他,他不會覺得沮喪,可以認定內外的分際,辨別榮辱的境地。『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列子可以乘風而行,他並不汲汲於求福,雖然不是行走而去,但還是期待福。『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

『許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猶代子,吾將為名乎?名者,實之賓也,吾將為賓乎?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許由對堯說,天下已經被你治理好了,如果我來代替你,那是為著名嗎?「名」是「實」的外在依附,我要為外在依附嗎?廚師雖然不願治廚,但祭神的人也不能逾越職權去治廚。

『宋人資章甫而適諸越,越人斷髮文身,無所用之。』宋人想要到越販賣禮冠,但越人斷髮紋身,禮冠沒有用處。

〈逍遙遊〉末段以莊子與惠施的對話來描述何用之用。

惠施說大葫蘆不能拿來裝水,對我沒有用,我就敲碎它。莊子說大葫蘆可以綁在腰間浮著渡江。惠施說我有樗樹不能拿來使用,木匠不去理會它,就像你講的話,大而無用。莊子說狐狸會跳來跳去,獵補小動物,結果中了機關,死在陷阱裏;斄牛身體那麼大,但不能補老鼠;你的大樗樹可以種在空曠的地方,可以很舒服的在樹下休息,沒有人會去傷害那棵樹,有什麼煩惱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