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人情味

或許我生長於巷弄商家的一般人家,鄰居及出門街道的商家他們在工作中都是自然的閒話家常。

反觀現在科技工業導向的工作型態,進行結構化及任務導向的工作型態,似乎缺少了什麼。

前同事講過,他親戚問他公司股價怎麼會下跌,他說他每天都很努力工作啊。

之前我在應徵工作的時候,有一次面試,我和面試主管互相講著冷冰冰的話,看著隔窗陽台一排人在那裡抽煙閒聊,我就想著我不想來這麼枯燥沒味道的地方工作,那是家很有名的科技公司。

對於在職場工作,若全神貫注於績效表現,而不思考著一些軟調話題,讓人硬梆梆的工作,是可嘆的。

譬如之前找工作的一些媒合歷程,人力顧問或開缺主管會聊到工作地點城市的重配置,或以我的專長去設想未來的職涯發展前景,但如果沒有加入人與人之間的軟性互動因素,很多的架構都是不可靠的。

Advertisements

論知識

「知識論」是一個哲學討論的範疇,為免混淆,將此文章題目設定為「論知識」。

在敘述中國古代哲學的觀念,有所謂「智」與「反智」之分,例如可粗分為:儒家是「智識論」,道家、法家是「反智論」。秦瀛政知道儒學的可久性,但他用法學,漢初用道學,後用儒學。以上以政治的角度來闡釋智識。

與知識相關的詞彙是「教育」,對於「教育」兩字的解釋,不同學術論者之間會有相異性,即使是儒家的解釋,孔、孟、荀也各有不同。然而,一個人「知識」的獲取,並非經由「教育」的方法才可達成;因此,知識是「核」,教育、傳授等,是外在法相。

許多人稱現在是知識爆炸的時代,如果科技及文明沒有倒退,知識爆發的速度不會減慢,甚至停頓。在電腦網路的輔助下,一個人創造知識的速度,應該不會比一個團體組織所創造知識的速度還要快,尤其如果他們是有目標性的整合運作情況之下。

知識是處事的工具。當一個人努力在提供別人知識時,透過網路的分享、線上知識的建立及編輯、傳授工作、線上百科、資料的編撰時,他可能暫時喪失吸取新知識的機會。所以,閱讀的人會比撰寫的人更幸福,而應該以「吸收知識」為主要目標,在閱讀與撰寫上取得一個平衡機制。

知識的分類,可以簡單二分法,一個是對自己有用的知識,一個是對自己沒有用的知識;不吸取對自己沒有用的知識,何必在乎知識爆炸?

知識的分類,又可以簡單二分法:

第一,「知識具邏輯性」,各領域的知識即使互不相同,但同一個領域內的知識會具有一個可連貫的邏輯性,可互相推理而建構起來。因此,知識的吸收可以不必再學類似的邏輯架構,以「經驗法則」迅速組織起第二領域的知識架構。

第二,邏輯以外的知識即是「記憶」或「名稱、詞彙」,此種知識通常是以「名詞」的方式呈現,譬如『美麗的』,「美麗的」就是一個名詞,不同領域的名詞就是『beautiful』。

因此,知識可以二分為「邏輯」及「記憶」,不同領域的知識大多是「記憶」的項目不同。

以下可能是畫蛇添足的字。知識的吸取是否受情感所影響?受個人好惡所影響?是,因判斷所形成的知識取捨確實會影響吸收與否。知識吸取的方法論?請參閱本文第三段「教育」(他授),第五段「閱讀」(自取),及「思考」(自生)。

學位價值,學術價值?

學業、學位的走向,關係到一個人的成就發展。然而,從這個價值觀去延推,許多學生需要更高的學位以謀求更好的工作,在高中分班選擇類組、上大學選擇科系、和研究所選擇報考系所,養成越來越堅固的就業導向觀念。另一方面,在就學的需求面和企業環境老闆們的需求面的增加及推波助燃之下,開放廣設學校。不只台灣,大陸也是這樣。於是後來出現新名詞:「學店」。

中學的學歷是青黃不接的狀況,然而台灣很多社會成功人士是中學或小學的程度;在大部分成功人士的口中,他們還是鼓勵人上大學追求更高的學位,包括比爾蓋茲。另一方面,中學到大學的時期,是人生發展中很容易分岔的地方,譬如紅衛兵、起義、造反、示威。因此,中學學歷在一個人具有可讀、可寫、可說的能力之後,所擁有的價值應是「熱誠」與「直覺」,依賴直覺而產生正確的判斷力,在他的領域裡開花結果。這是過去台灣發展的核心價值之一。

介於秀才和進士之間就是舉人,現在中學所學的知識份量差不多可以算是舉人的程度,古時候的舉人,在縣或省可以有「座」,現在如果要讓所有中學畢業的人在縣太爺登堂時都要坐下,那整個縣政府和外圍廣場是擠不下的。過去荒漠時代,一個縣或省的舉人是難得會有的知識份子,可以依其知識指點迷津,因此可以和縣長或省長同座。現在如果要要求中學畢業生去維護他學識上的尊崇,依賴其自發性的話,還是可以做得到,因為言行舉止的規範篇章在中學程度時,其實就已經授完。

以科舉的等級身份類別來講現在大學以上學位的狀況,已經不合時宜。民智已開,人人眼高手低,學士地位的人在現在幾乎沒有尊崇感。然而如果大學生能看透民情、民望這種東西是外在的話,從自我內在去調理自己的談吐、應對進退、思緒的縝密及周延,以進士風範為鏡,學士地位的學識、學術價值還是可以發光發熱的。不管所學領域為何,「學士」這塊招牌還是同等的光亮,大學一年級是基礎課程打底子,二年級是進階專業領域的課程,三四年級是高等課程甚至可以有研究成果,以古話來講可以是開先河的成就。

至於碩士,台面上的話是研究所畢業,有一定研究成果。然而現在國內外的碩士課程大部分以修課為主,把研究的身份淡化掉了,而且現在各知名企業的求才目標以碩士最具有價值,還勝過博士,因為用不到博士,學士不太好用,因此碩士是最高級的勞工?當然古時候即使是科舉為進士的人,他之後勞心勞力的工作並不會少,因此碩士即使是進行勞工的工作,有智慧的碩士還是可以用他的工作詮釋碩士學位的價值。

學士、碩士、博士的分野,在現在人的眼中幾乎都以就業取向為標準,越高的學歷薪水越高,升遷的職位可以更高,忽略了學識本身的價值以及人品涵養的價值。學識及人品涵養其實正與就業有關,好的學識和人品涵養可以在工作崗位上利於待人接物。因此,合格的學士、碩士、博士大概分別要有下列不同特點:

學士要「學、涵養兼備」
碩士要處事「俐落、明快」
博士要「圓、融、通、達」

回味舊文章 2004.11.19 中國時報

節錄 張榮豐副院長文章 學術研究與政策規畫

「政策研究」和「學術研究」最大的差別是什麼?
一、學術研究在解決「為什麼」的問題,而政策規畫在解決「如何操作」的問題。
二、學術研究大部分是過去導向,尤其是社會科學方面。而幾乎所有的政策規畫都是未來導向,所有主政者莫不關心未來。
三、學術研究常是屬抽離時、空因素,以建立理論模型的工作;而政策規畫則非常重視時間和空間因素。
四、學術研究由於要探討現象背後的原因,即因果關係或發現真理,所以不能先有價值判斷,必須實事求是,否則容易誤導研究結果。但任何政策規畫都有明確的目標或價值觀,否則即無法規畫達成政策目標之策略。一旦政策目標確立後,也同時可以確定那些資訊是攸關的(Relevant)或有意義的。
五、學術研究使用的工具以分析性為主;而政策規畫由於重視如何操作,所以使用的工具較具操作性。
六、學術研究允許個人或小團隊的研究,但政策規畫則是系統工程的概念及產物。政策研究不只須整合不同專家,而且相當重視時序。
最後,政策規畫永遠要準備應變計畫,因為未來是不確定的,對手的反應也是不可掌握的。所以學者可以意氣風發,但幕僚人員永遠要戒慎恐懼。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本專欄不代表本報立場)

文章的價值在於它的可長可久,不因人的生與逝而改變。學術研究是要找出可以定性定量的真理;政策研究是要讓主事者所做的事情成為真理,尤其是未來的事。因此真理的定義隨詮釋角度的不同而不同。事情沒有對或不對,只有應用性、適用性的問題,工具也是一樣。